当前位置 :主页 > 跑狗图解析论坛 >
非洲猪瘟疫情蔓延中国养猪业火中取粟 《财经》特别报道
发布时间:2019-09-09

  疫情发生半年后,国内养猪行业的供需平衡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往常生猪养到200斤就会出栏,但现在有些猪养到了300多斤,还没送去屠宰场。养猪户们在等待一个更好的出栏价格。

  叶白选一度担心自己要失业,猪不让养了,改行的话既没本钱又没经验。他是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乐园养殖场负责人,2018年9月6日,该养殖场发现非洲猪瘟疫情,存栏生猪886头,发病62头,死亡22头。

  疫情发生后,当地启动应急响应机制,采取封锁、扑杀、无害化处理、消毒等处置措施,对全部病死和扑杀猪进行无害化处理。

  叶白选获得了每头猪1200元的补偿。财政部、农业农村部已经将非洲猪瘟纳入强制扑杀补助范围,确定扑杀补助标准为1200元/头,各地可以根据猪的大小、品种等因素细化标准。在发生疫情前,一头200多斤的生猪能卖1500元左右,行情好的时候超过2000元。

  农业农村部表示,国际上扑杀补助标准的通行做法一般为市场价格的50%-100%,我国现在的扑杀补助标准达到了市场价格的75%左右。

  养猪似乎是最适合叶白选的工作。养殖场被封锁后,叶白选曾向《财经》记者表示,他年纪大了,没力气出去打工,养别的又缺乏经验,因此很害怕被禁止养猪。

  2019年3月,封锁解除,叶白选重操旧业,除了300多头猪以外,他还养了牛、羊、鸡。叶白选称,养猪已获得政府同意,但是他被告知,“要是再发生猪瘟,政府就不赔你钱了。”

  对于养猪户的后续扶持,《财经》记者曾致电凤阳县政府宣传部询问,对方回应称,非洲猪瘟的处置由农业农村部亲自指挥调度,包括措施、流程都是按照国家安排做的。由于该县没有系统地做过非洲猪瘟的总结,加上地方上机构改革,有关的基层人员有流动、调整,因此不便接受采访。

  叶白选告诉《财经》记者,曾有县领导建议他改成养牛。养牛意味着更高的成本,因此,在政府没有给他额外补贴的情况下,他还是养了一部分猪。

  非洲猪瘟疫情蔓延的当前,养猪业宛如火中取栗,达摩克利斯之剑正罩在养猪人头上。

  中国是世界生猪养殖和猪肉消费第一大国,生猪养殖量和存栏量均占全球总量一半以上,居民猪肉消费占肉类消费的60%以上,如果非洲猪瘟扩散蔓延,将会严重威胁全国生猪养殖业和居民的日常生活。

  非洲猪瘟目前没有有效的药物进行治疗,因此在疫苗研制出来之前,发现非洲猪瘟疫情时只能扑杀。不仅发病猪场,连带疫区(一般是指由疫点边缘向外延伸3公里的区域)所有生猪都要被扑杀。今年2月,农业农村部调整了扑杀范围,明确对疫点内生猪全部进行扑杀;疫区内的存栏生猪,病原学检测为阳性的场点必须进行扑杀,检测结果为阴性的场点可在排除疫情扩散的风险后,继续饲养或进行屠宰。

  今年初,河北新大畜牧有限公司发生非洲猪瘟疫情,短短两个月,1.5万头猪相继死亡,5600头猪被扑杀。截至2月23日,猪场空空如也,今年1月才调任新大畜牧总经理的李思绪对《财经》记者称,当时她特别不好受,“一个100人的企业,瞬间就倒闭了”。

  河北新大畜牧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由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联合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投资组建,是一家种猪繁育公司。

  有2万头猪的猪场,每天死百来头猪是正常的,变化是从今年1月底开始的,“每天要死200多头,到了2月初,已经到了每天300多头。”

  “我们感觉不正常,就上报政府,但是赶上春节放假。政府说,过了春节,找化验室检测一下是不是非洲猪瘟,所以拖了有10天。”李思绪说,2月中旬以后,政府确认系猪群感染非洲猪瘟,对猪场内剩下的5600头活猪进行了扑杀。

  扑杀维持了两天,死猪埋在猪场内部,工人对这个地方进行了处理,“封起来,一层一层地放白灰消毒”。

  新大猪场占地460亩,猪场内部的清理、消毒工作大概维持了两个月,近百名工人在里面清理猪粪、里里外外消毒,由政府工作人员进行监督。

  到了4月上旬,猪场正式解封。按照政府要求,可以复养了,但是李思绪没有这么做,“我的场地大,需要消毒3次-5次。”

  “需要消毒3次-5次”是李思绪从专家处得到的解决方案,相比之下,中小养殖户大多先利用自己多年的经验进行判断,往往会耽误初期的诊疗时间。他们的复养计划也更依赖于政府决策,却缺少主动寻求解决办法规避风险的能力。

  李思绪也发现,疫情发生后,新大猪场附近的散户们渐渐消失了。在李思绪看来,中小养殖场在资金方面的承受能力较弱,一旦出现非洲猪瘟,“一般的小猪场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

  自2018年8月中国境内发现首例非洲猪瘟疫情以来,截至今年4月22日,全国共发生非洲猪瘟疫情129起,累计扑杀生猪102万头。在此之后,虽然各地仍不断发生新的疫情,但是扑杀生猪的数量官方未再更新。

  今年一季度,全国生猪存栏(即处于饲养中)仅为3.7亿头,为1992年以来最低水平。

  未发现疫情的猪场只能通过加强生物安全措施予以防范。安徽省猪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李东风对《财经》记者称,为了防止病毒传到猪场,需要对车流、物流、人流进行管控,甚至需要防止蚊子、苍蝇、鸟类等接近生猪,“用防鸟网、纱网围起来”。

  “遏制非洲猪瘟疫情的蔓延,这需要受影响的饲养者和受疫情威胁的人之间的合作。作为一种传染病,很有可能在某个病例附近存在尚未发现疾病的其他病例,因此在更广泛的区域内,人们需要受到活动限制。”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兽医卢布罗斯(Juan Lubroth)说。

  2万头猪全军覆没的经历,使李思绪意识到,把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或许更安全。她坦言,在没有有效的非洲猪瘟疫苗情况下,只好先从生物安全防控入手,降低饲养密度,“比如老猪舍,能养100头,现在养50头”。

  为了抵御非洲猪瘟,新大猪场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了消毒和改造,可容纳2万头猪的猪场被隔离成四个生产场区。倘若其中一个场区发生疫情,另外三个场区的生猪或将幸免于难。

  新大猪场将在今年10月份复养。李思绪说,新大猪场添置了清洗、烘干设备,但凡进来的饲料车、拉猪的车都要进行消毒,无关车辆和人员不得入内。

  受新的生物安全防控措施影响,新大猪场员工的休假周期将会从一周拉长至两个月。李思绪说,猪场人员进入猪场前,需进行消毒隔离,“以前隔离一天,现在计划隔离3天-5天”。

  由于隔离时间增加,李思绪打算改变猪场工人的休假周期,从前是一周休一次假,以后会改成两个月休一次假。李思绪认为,大多数工人是夫妻工,而且家在外地,他们会接受这种休假模式。

  新三板的上市企业天兆猪业尚未发生非洲猪瘟疫情,但该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对《财经》记者称,在非洲猪瘟防控方面,天兆猪业已投入人民币5000万元左右,具体包括设备的更改完善、车辆洗消设备的更新、消毒药剂的使用、运输车辆的流量控制等。

  和新大猪场一样,外来车辆进入天兆猪业需经过清洗消毒,且禁止靠近核心区,外来人员禁止进入猪场。在猪场人员方面,天兆猪业有多项措施,包括通过设备升级来减少人工;实施封场,减少猪场人员外出;禁止猪场人员去疫点、疫区,或其他猪场、生猪交易市场、屠宰场、农贸市场;禁止接触污染的猪肉及制品、运输工具、物品等;休假返场工人需场外隔离5天、外勤区隔离2天、场内隔离2天。

  小到一盒药物进入养猪场,都需要经过三次消毒。天兆猪业相关负责人介绍,天兆猪业禁止快递及自带物资进入猪场,药品、疫苗、劳保物资、维修物资、厨房物资等进入猪场的物资需要经过三道防线:经门岗处熏蒸消毒室熏蒸消毒,且打开所有包装;门岗处消毒放置24小时后转入库房,拆到最小包装,熏蒸消毒;从库房开始拆到最小包装转移至猪场熏蒸消毒间进行消毒,场内不允许进入大的包装箱、盒子等外包装。

  美尔雅期货分析师刘阳对《财经》记者分析,2018年底,因养殖场对大猪的集中出栏,加之疫情的恐慌情绪,外三元生猪均价跌幅较大,尤以东北产区惨烈(编者注:外三元猪的母本、第一父本、第二父本均为外来良种猪。外三元品种是我国目前饲养量较多的品种,该品种经济效益高,是大型规模猪场的主流品种,在生猪养殖行业中流通较好)。

  但是疫情发生半年后,养猪行业的供需平衡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李东风发现,往常生猪养到200斤就会出栏,但现在有些猪养到了300多斤,还没送去屠宰场。养猪户们在等待一个更好的出栏价格。

  刘阳分析,2019年3月份,随着仔猪价格大幅上涨,加之政策收储冻肉的刺激,商品猪价格展开了一波凌厉的反抽,攀升至15元/公斤左右,一举超越2018年的最高点14.4元/公斤。

  猪易网分析师张月静对《财经》记者分析,目前来看,对于猪场来说,去产能是最明显的变化,很多规模猪场在放慢新建猪场项目的节奏。受到去产能影响,下半年开始,可以出栏的生猪会越来越少。整体上来看,猪肉价格上涨是大趋势,将在下半年创出新高。

  李东风说,今年一季度,安徽省生猪出栏量同比下降30%左右。需求端也有所下降,但总体上生猪是供不应求的。作为全国生猪养殖大省,安徽省北靠山东、河南两大生猪养殖省份,东南则是江苏、浙江这两大生猪内调大省。可以说,安徽对于整个华东的生猪供求起着调节器的作用。2018年末,安徽省生猪存栏1356.3万头,比上年下降4.3%,全年生猪出栏2837.4万头,增长0.3%。

  另一方面,在资本市场中,以温氏、牧原、正邦、新希望为代表的养猪业股票,股价涨幅令人瞠目结舌。市场资金认为,疫情加速了行业的去库存,市场预期新一轮猪周期呼之欲出。此外,残酷的疫情淘汰了大批中小养殖户,猪业正向集团化、规模化发展,行业集中度明显提升。管家婆六和资料图

  担心疫情出现、血本无归的中小养殖户急急忙忙以低价处理掉还没长肥的生猪,出去打工,也有人转行成为猪肉替代商品的生产者养鸡、养鱼、养龙虾。李东风告诉《财经》记者,2018年出现疫情以来,安徽省选择转行的养猪户约达到20%尽管随着养猪行业的集约化发展,每年都会淘汰一批中小散户,但像过去九个月的这种流动前所未有。

  从政策层面来看,规模猪场能享受到更多红利。6月3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财政部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做好种猪场和规模猪场流动资金贷款贴息工作的通知》,文件表示对具有种畜禽生产经营许可证的种猪场(含地方猪保种场)及年出栏5000头以上的规模猪场给予短期贷款贴息支持。

  “发生非洲猪瘟后,有些企业自己的种猪出现问题,来不及做种猪,我们的种猪全部卖出去了。”天兆猪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往年天兆猪业的种猪供应量约20多万头,预计2019年供应量将上涨60%-70%,“有的(养猪企业)一个月就要上万头,我们提供不了,这是往年不会出现的”。

  天兆猪业的主营业务为种猪育种技术的引进开发、种猪及商品猪的繁育、销售。据天兆猪业官网介绍,目前,公司拥有8万头规模的纯种猪群体,种猪产能达50万头/年。

  李克强总理6月5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抓好非洲猪瘟疫情防控和生猪生产恢复工作,鼓励补栏增养;加强禽肉、牛羊肉等生产,多举措增加肉类供应。

  河北大午集团创始人、监事长孙大午也告诉《财经》记者,大午集团将扩大养殖规模,正在保定易县新建猪场。

  “中国生猪产量占全球一半,中国的猪肉消费量也占全球一半,而且中国人的饮食习惯也是喜欢吃猪肉。所以养猪行情,未来十年肯定差不了。”李思绪说。从扑杀生猪到改造猪场,李思绪一直没有放弃复养的念头。

  8月40城新房成交面积环比下降9% 业内人士预计“金九银十”降价促销将增多

  美国“人造肉”希望明年进入中国内地 Impossible Foods正寻求监管批准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myden8.com All Rights Reserved.